您好,雄安网欢迎您!

登录

注册

  • 英国大导演诺兰又一部神作《敦刻尔克》

    2017-09-02 13:56:04 来源: 作者:

        诺兰自编自导了整部敦刻尔克,除了汤姆哈迪外基本没有大牌演员,可以说整部电影最大的卖点就是诺兰本人。我看到了他一如既往的强项,看到了他对自己的突破,也看到了他依然存在的局限。尽管不完美,但依然是诺兰近几部作品明显变得越来越宏大复杂的趋势之中难得的一部在叙事上返璞归真的作品。我很喜爱诺兰,是因为在这个一切向钱看齐、续集翻拍满天飞的时代,他总是能稳定可靠的给我带来独特的惊喜。《消失的爱人》和《七宗罪》这样的电影,大卫芬奇不拍,别人也会拍,但是不会拍得有他完美;而《黑暗骑士》、《盗梦空间》、《星际穿越》这样的电影,诺兰不拍,地球上没有第二个人还会这么拍。在他成为全球票房号召力最强的导演后,他依然有野心去尝试拍摄Dunkirk这样他从未试过的风格和题材,而在看过了他拍过的所有电影后,我依然猜不透他的下一部电影会是什么样。这样的导演,除了珍惜,还能说什么?

     

      敦刻尔克将视角落在海、陆、空三个维度,每个故事线的时间长度不同,诺兰希望保持主观的叙事角度,视角跟随不同角色在三条时间线中来回跳跃,将他擅长的时间解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要观众感觉和士兵一样,似乎自己也受困于敦刻尔克海滩上,也给他们从喷火式战斗机飞行员的角度感受在空中被敌人纠缠,随时都可能被击中,有肾上腺分泌的刺激感;还要让他们驾驶前往搭救英军的船长角度看着一整起事件,与船上人物一起经历营救中惊悚的每一秒。

     他并没有将敦刻尔克作为一部战争片来拍,而是作为一部关于幸存者的电影。也就是说,如果你想来看枪林弹雨血肉横飞,请出门左转钢锯岭。敦刻尔克大撤退和二战在这部电影里并不是故事的核心,而只是给这个故事提供一个背景和舞台。一方面诺兰觉得自己从未经历过战争,因此难以真正拍出战争片精髓,另一方面他认为电影中关于战争的所需要表现的一切已经被《西线无战事》等经典老片说尽了,无非就是战争的残酷和惨烈、战争使人失去人性一类的老话,基本很难再讲出新意。因此他不打算走前辈的老路,只是想以敦刻尔克大撤退作为一个切入点,来讲述一个关于幸存者的故事。

     

      

    最开始的架构很简单,诺兰甚至大胆的提出想要不用剧本直接即兴拍摄,结果被制片人妻子怒斥异想天开,于是还得老老实实写剧本。他本想讲述两个并行的故事:一个持续一个小时的空军飞行员的故事,和敦刻尔克海滩上年轻士兵长达一周的逃亡故事。在写剧本的时候第三条线很自然而然的加了进来:持续了一天时间的小渔船的故事。于是三条故事线相互交叉,环环相扣,在高潮处会和,便构成了这部电影全部的剧情。剧本最后很快就完成了,只有76页。很多人诟病诺兰之前的电影中对情节总是解释多于展示,有悖影视艺术show don't tell的宗旨,显然诺兰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毛病的存在。他在采访里笑称,他觉得自己已经在这种大量通过对话来解释情节的叙事风格上登峰造极了,但也有些厌倦这样的风格,因此想要回归老派无声电影的的风格,尝试用镜头,用场景,用演员的动作和眼神,来讲述这个简练的故事。他也不无自负的说:他很高兴自己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有能力从电影公司拉来上亿的投资给自己拍一部反潮流、实验性电影的导演。

     

    另一方面,这也注定了敦刻尔克将是诺兰自成名以来最不受普通观众欢迎的电影,因为在如此简练单纯的剧情下,整部电影几乎很难引起观众的任何感情共鸣。我们不知道主角是谁,什么背景,什么性格;没有人怀揣着家人的照片瑟瑟发抖,也没有人喃喃自语战争结束了和家乡的姑娘成婚;电影既没有描绘纳粹的邪恶,也没有歌颂盟军的正义;既没有展现大人物在历史背景下的抉择,也没有表达绝境下小人物迸发人性的光辉。连配乐都是特地摒除了旋律,几乎完全成为烘托悬念的工具。整个氛围都是非常中立冷静的,诺兰甚至专门改了几个剧本中过于残酷的情节,因为他认为这样就拍出反战的味道了,而他希望电影的立场只是还原历史而非判定历史。是的,诺兰连反战的感觉都没打算拍出来。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在采访中,诺兰提到了他采访过一个亲历过战争后又参与战争电影拍摄的老兵,他询问老兵电影拍摄中有哪方面跟他的经历不符合,老兵想了想说,电影中的所有人,从将军到士兵,好像都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好像都事先知道了战争的结果和自己所处的位置;而在真正的战争中,你并不知道那么多背景,你只是尽全力杀敌,幸存,到了最后,时常是输是赢都不清楚,还得靠指挥官或者广播来告诉你战斗的结果。往俗了说,传统的战争电影常犯同志们,八年抗战才过了一半这样的错误。

         

      诺兰对这种亲历战争的士兵竟需要别人来告诉他们战役的结果的情况感到非常着迷。他希望自己在拍摄以士兵为主角的电影的时候能够还原这种真实的混乱与未知的情形,所以我们在电影里看不到将军和统帅在会议室里运筹帷幄,看不到希特勒对部下发号施令,甚至影片从头到尾德军都没有正面出现过,仅仅在结尾俘获汤姆哈迪时出场,还是故意放在焦距之外模糊处理掉。很少有人提到German或者Nazi,仅仅是称之为enemy。诺兰在电影中故意隐藏了敌人的存在,造成一种无处不在的压迫感也刻意淡化了传统二战电影中正邪对立的关系,同时将视角保持在士兵的层面上,竭力忠实还原他们本身的体验:逃亡,不顾一切的逃亡。士兵们不知道几十年后当人们回顾敦刻尔克大撤退时将其视作在二战史上重要的转折点;他们只是不择手段、竭尽全力的想要逃离敦刻尔克海滩,渡过英法海峡。当他们坐着小渔船,满面油污,垂头丧气的回到英国,满以为自己会被民众因败军的身份而唾弃,没想到在报纸上看到丘吉尔的演说,看到火车窗外的民众的欢呼,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这次狼狈的撤退和绝望的逃亡居然被视作一场伟大的胜利。

     

     

     

      结尾时男主读完报纸上丘吉尔的演说,抬起头愣了愣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现实,电影便结束在这个瞬间。战争所带来的迷茫,命运的不可捉摸,便是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情境。所以那些说诺兰故意拍了一部主旋律二战电影来冲奥的评论,要么是没看过电影的,要么是看不懂瞎猜的。这部电影一点也不主旋律,其看待战争的方式也与学院派传统的人文关怀的反战角度截然不同。诺兰拍了一部很私人的电影,他希望对自己的叙事技巧有所突破,他希望表达自己对历史和战争的看法。至于这些叙事技巧和他看待历史的方式是否是观众和评委喜闻乐见的,他其实不那么关心。

     

     

     

     

     

    热门新闻

    大家都在看

    热点图文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广告服务|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17-2027  雄安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备案:皖B2-20100047